青泽_

这里青泽,阔列加3187734714(Q)
吹周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刘小别的老缠粉。
周周周周周泽楷!!!
刘刘刘刘刘小别!!!




头像源于@ 又双叒叕

【喻黄】战线.3

〔食用前说明^ ^〕

*额。。。前文戳头像吧

*脑洞产物

*cp喻黄(废话。。。)

*取名废(无论是标题还是啥都废。。。)

*全职属于虫爹ooc是我哒~

*私设如山

*文笔渣,轻喷

……………………………………………废话与正文的分割线~!………

“喻院!”徐景熙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你醒了!”

“景熙^ ^”喻文州笑着回望过去。

“诶诶诶,注意下我啊,徐副院,我我我我我!”夜雨声烦瞎嚷嚷着。

“啊,夜雨声烦中将。”徐景熙看向夜雨:“对了,中将,此次来找您是为了问您,您在住院期间,由那位特护照顾?”

“这个啊我得好好想想,应为我跟你说啊,这个特护呢,是很重要的,所以啊我肯定是要好好选选的,对了喻院你有什么推荐的吗?还有啊徐副院你也别一口一个您的啦,我听的心挺慌的说,之后叫夜雨声烦就好啦……”

今天的夜雨声烦中将,也依旧叽叽喳喳啊。^_^

喻文州听着夜雨声烦让自己为他推荐一个特护,开始认真的思索起来,半晌后说:“唔……夜雨不介意的话,我来做你的特护吧^_^。”

“诶诶诶诶诶?!喻院你是院长诶,应该有很多事要忙的吧,会不会太麻烦啦?”夜雨声烦的口气中带着些推辞的意思,可那双明晃晃的眼睛里却写满了期盼。不知为何,他对这位喻院很有好感。

“不,为中将服务,算是我的荣幸^_^”喻文州将夜雨声烦的表情一收眼底,笑着回答。

“真的?那真是太~棒啦!!!”夜雨声烦看上去很高兴。

一旁的徐景熙:突然眼睛痛……

于是这么草率定下来的喻特护,在第二天身体恢复后,便正式上线了。

“喻院喻院!”夜雨声烦兴奋:“我可以去外面转转吗!你们医院外面开着的花好漂亮!我要去看看!可以吗可以吗!”

“夜雨”喻文州有些无奈:“你腿上伤还没好呢,能坐起来都很不错,乖乖休息吧。”

“好吧……我挺想看的来着……”听着喻文州的话,夜雨声烦身后的尾巴好像怂拉了下来,像只闷闷不乐的小柯基。

喻文州看他的反应,唇角不禁微微勾起,转身,出门。

几分钟后。

病房门被推开。

喻文州捧着一大把花走了进来。

夜雨声烦听见动静,忙转头看:“哇!楼下开着的花!”

喻文州笑着把白色的满天星插在床头的花瓶上,开口:“这是满天星,花语有关心的意思^_^”

“很好看啊!”夜雨声烦看着一小朵一小朵的花儿,笑了起来,嘴角的小虎牙若影若现。

夜雨声烦一会儿看看床头的满天星,一会儿偏过头看看楼下开的旺盛的满天星,笑的愈加开心。他望着那片满天星花圃角落空着的一小片,想着身旁放着的一从满天星,觉得心中暖暖的,好像心脏里被塞进了一片星光,正闪闪发光。

………………………………………………………………………………………

这里是发现自己好久没更新了的废泽*1。。。

最近忙着艺术节的事,,,感觉可以忙到飞起,,,,

最后附上满天星花语外连~

http://huayu.baike.com/article-145501. 〔食用前说明^ ^〕

*额。。。前文戳头像吧

*脑洞产物

*cp喻黄(废话。。。)

*取名废(无论是标题还是啥都废。。。)

*全职属于虫爹ooc是我哒~

*私设如山

*文笔渣,轻喷

……………………………………………废话与正文的分割线~!………

“喻院!”徐景熙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你醒了!”

“景熙^ ^”喻文州笑着回望过去。

“诶诶诶,注意下我啊,徐副院,我我我我我!”夜雨声烦瞎嚷嚷着。

“啊,夜雨声烦中将。”徐景熙看向夜雨:“对了,中将,此次来找您是为了问您,您在住院期间,由那位特护照顾?”

“这个啊我得好好想想,应为我跟你说啊,这个特护呢,是很重要的,所以啊我肯定是要好好选选的,对了喻院你有什么推荐的吗?还有啊徐副院你也别一口一个您的啦,我听的心挺慌的说,之后叫夜雨声烦就好啦……”

今天的夜雨声烦中将,也依旧叽叽喳喳啊。^_^

喻文州听着夜雨声烦让自己为他推荐一个特护,开始认真的思索起来,半晌后说:“唔……夜雨不介意的话,我来做你的特护吧^_^。”

“诶诶诶诶诶?!喻院你是院长诶,应该有很多事要忙的吧,会不会太麻烦啦?”夜雨声烦的口气中带着些推辞的意思,可那双明晃晃的眼睛里却写满了期盼。不知为何,他对这位喻院很有好感。

“不,为中将服务,算是我的荣幸^_^”喻文州将夜雨声烦的表情一收眼底,笑着回答。

“真的?那真是太~棒啦!!!”夜雨声烦看上去很高兴。

一旁的徐景熙:突然眼睛痛……

于是这么草率定下来的喻特护,在第二天身体恢复后,便正式上线了。

“喻院喻院!”夜雨声烦兴奋:“我可以去外面转转吗!你们医院外面开着的花好漂亮!我要去看看!可以吗可以吗!”

“夜雨”喻文州有些无奈:“你腿上伤还没好呢,能坐起来都很不错,乖乖休息吧。”

“好吧……我挺想看的来着……”听着喻文州的话,夜雨声烦身后的尾巴好像怂拉了下来,像只闷闷不乐的小柯基。

喻文州看他的反应,唇角不禁微微勾起,转身,出门。

几分钟后。

病房门被推开。

喻文州捧着一大把花走了进来。

夜雨声烦听见动静,忙转头看:“哇!楼下开着的花!”

喻文州笑着把白色的满天星插在床头的花瓶上,开口:“这是满天星,花语有关心的意思^_^”

“很好看啊!”夜雨声烦看着一小朵一小朵的花儿,笑了起来,嘴角的小虎牙若影若现。

夜雨声烦一会儿看看床头的满天星,一会儿偏过头看看楼下开的旺盛的满天星,笑的愈加开心。他望着那片满天星花圃角落空着的一小片,想着身旁放着的一从满天星,觉得心中暖暖的,好像心脏里被塞进了一片星光,正闪闪发光。

………………………………………………………………………………………

这里是发现自己好久没更新了的废泽*1。。。

最近忙着艺术节的事,,,感觉可以忙到飞起,,,,

最后,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