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泽_

这里青泽,阔列加3187734714(Q)
吹周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刘小别的老缠粉。
周周周周周泽楷!!!
刘刘刘刘刘小别!!!




头像源于@ 又双叒叕

【喻黄】战线.2

*私设如山 *ooc严重 *取名废 *背景为蓝雨国与暗汒国大战(取名废。。。) *文笔渣,轻喷 ……………………………………………强制分割^ω^………………………… ………………
终于,五小时后,鲜红的“手术中”暗了下来。

急诊室的门被推开。

一名护士率先走了出来,向送这位〔夜雨声烦〕中将来医院的一名士兵说到:“这位中将肩膀,左腿小腿,右腿大腿各中一枪,肋骨断了一根,左手手臂粉碎性骨折,万幸的是并没有伤到头部,现已脱离生命危险,只是还在昏迷中,预计明天早晨会苏醒。”

那位士兵一听护士说已脱离生命危险,原本紧绷的脸上终于透露出几分安心,可马上,他的表情又凝重起来:“中将大概需要住院几天?”

护士回答:“从伤势上来看大概半年左右,恢复快的花应该在三四个月。”

“呼……”士兵听到这个消息长呼了一口气:“幸好,因为这次中将的拼命,我们把暗汒的人打败了,大约半年之内,他们是不会再来了。幸好,中将赢得了休息的时间。”

士兵和护士在交谈着,而身为主刀医生的喻文州却已经累晕在了急诊室角落。连续做了五个小时的手术不休息,手术的时候心脏还在抽痛,忍着做完手术的喻文州已经筋疲力尽。

……………………

喻文州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他有些茫然的眨眨眼,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这里是病房?

正当喻文州发懵时,“哗”的一声,身边的窗帘被一只手拉开,喻文州这才发现,自己的病床边还有个病人。

“喻院长你好啊~”少年清脆却又透露着许些虚弱的声音从隔壁床传来。

喻文州循声望去:“〔夜雨声烦〕中将?”

“嘿,别叫那么见外,我听说啊,可是你把我从阎王庙里拉回来的啊!那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之后叫我夜雨就好啦,啊对了,你知道你为什么躺在这儿吗?是应为啊,你忍着心脏痛给我做了太长时间的手术,还没吃早饭,所以能量不够才晕倒的,刚刚你的副院长才帮你吊完一瓶葡萄糖呢,现在你觉得好点儿没有啊?诶我听说我要在这儿住很久啊,那我跟你讲哦,我的午饭一定不要秋葵,一定不要!我最讨厌那种东西了,吃了说不定我更不好了呢………”夜雨声烦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像只鸟儿,还是虚弱的鸟儿。

说来也是奇怪,平时极喜欢安静的喻文州,看着面前这个躺在病床上虚弱的金发少年,听着耳边连续不断的声音,喻文州竟莫名其妙的感到幸福。

我可能是被疾病冲坏了头脑吧。喻文州这么想着。(不,是爱情←v←)

“诶?喻院,喻院,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夜雨声烦叽叽喳喳的语气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

“啊,有啊,夜雨声………不,夜雨,你也应该才醒吧^_^”喻文州回过神来笑着问。

“是啊是啊,我跟你说,我才一醒,就看见你们副院长,叫,叫徐景熙来着是吧。他和我说我的伤势,然后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好像是一个护士说因为病发紧缺所以你晕倒了也是在自己的办公室休息,那护士看着心疼,现在打电话问问有没有空床。我这么一听,诶?这不是我救命恩人吗?我就让徐副院把你送到我病房了。”

“是这样啊^_^”喻文州笑着回答。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准确说是夜雨声烦单方面叙述),敲门声响起。

进来的是徐景熙。





………………………………………………………………………………



肝完一篇。。。。

去写作业了。。。。。。

白~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