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泽_

这里青泽,阔列加3187734714(Q)
吹周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刘小别的老缠粉。
周周周周周泽楷!!!
刘刘刘刘刘小别!!!




头像源于@ 又双叒叕

沙雕选手的沙雕故事

我又来了

文笔渣轻喷

ooc注意

奇妙脑洞

【1.】

黄少天最近看到了一道沙雕实验题。

内容如下:

使劲踩旁边人的脚,他就会有极大可能张开嘴而嘴张多大取决于你踩的力度。由此,可进一步得出,人类可能是垃圾桶进化而来的。

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高兴的像一只短腿柯基的黄少天很有探知欲的跑到了张佳乐的边上:“乐乐啊乐乐乐乐乐乐乐乐!”

“干嘛?”张佳乐皱眉。

“嘿。”黄少天笑了,然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踩上了张佳乐的脚。

只听一声哀嚎划破天际“嗷——”

黄少天满意的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垃圾桶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跑开。

黄少天:皮这一下我非常高兴。

【2.】

那年,微草和蓝雨打友谊赛,蓝雨主场。

赛后,王杰希想上厕所,便让其他队员先走,自己去找卫生间。

然后他看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王队这是要去哪儿啊(^_^)

王杰希:喻队,我想问问卫生间在哪里

喻文州:男厕所还是女厕所?

王杰希觉得蓝雨庙方丈怕是个智障,但凭借着良好的教养,他还是耐心的回答了:男厕

喻文州笑的更微妙了:女厕旁边就是男厕啊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真鸡儿有毛病,他按压着扭头就走的冲动,问:那么女厕在哪里?

喻文州一笑。

王杰希看着他的微笑,心下一凉,不好!他庙方丈要黑我!

果不其然,喻文州笑嘻嘻的开口:王队找女厕?真是变态。

王杰希:我……

王杰希收到了周围工作人员的目光,那目光中,震惊中带着鄙视,鄙视中带着惊讶,惊讶中带着好奇,好奇中还夹杂着这么一丝丝震惊。

王杰希:喻文州梁子结大了!

喻文州:嘻嘻

【3.】

某夜。

国家队所住的酒店停电了,整个酒店黑漆漆的。

两个妹子到不觉得有什么恐怖的,缩在两人儿的寝室里用手机看《霸道村长爱上我》的大结局,还嗑瓜子儿。

一群表面看上去霸气威武的糙汉子们其实内心还是比较强大的,emmmmmm.......,除了你翔哥。

最喜欢搞事情的众人(除孙翔)聚众跑到了叶修的寝室里搞事情(不是小事情!

他们点着蜡烛十二个人蹲在房间里轮流讲鬼故事。

你翔哥听到一半就吓得不行。

废话都吓的打起隔来了还能行吗。

但是你翔哥这些年的六个核桃不是白喝的,他立马解释说自己要去卫生间,尿遁了。

这里可能就有小天使会说了:诶?!这种情况下再自己去不是会更恐怖吗?!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翔哥的思维我们是不能理解的!所以翔哥他还就不怕这种情况!

翔哥神清气爽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但很显然,刚刚被吓的不轻,他还是再打嗝。

好巧不巧。

孙翔刚走出门,就碰见了也是出来上厕所的楚云秀。

他正想开口打个招呼。

然后……

“嗝!”

孙翔:……………………

楚云秀:……

楚云秀:……饱,饱了吗……?

孙翔:……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啊,据说这件事儿还被楚云秀写下来发微博上了呢

孙翔:我就不该打那个嗝

【4】

这依旧是一个关于卫生间的话题。

还是熟悉的蓝雨微草友谊赛,蓝雨主场。

不过这次问卫生间的人换了一个。

打完比赛的微草队员受邀来到蓝雨俱乐部参观(顺便窃取下机密嘿嘿嘿

当参观过了一半的时候,微草小公主柳非同学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啊”

“啊?”讲得正兴致勃勃的黄少天突然被叫住明显一愣,也顺利的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两人身上。

“卫生间在哪里啊?”

“啊?卫生间啊,我跟你讲就在……等等,我们好像没有女卫生间……”






【5.】





没有五,死心吧
六也没有
七八九十都没有
晚安各位(¦3[▓▓]
黄少生快!!!!

【黑遍全联盟】职业选手那些不得不说的事

1.文笔渣轻喷

2.ooc注意,部分梗源网络

3.王喻别柳注意

4.我回来啦!

5.本条送给新杰










【1.】

张佳乐最近喜欢林俊杰.......的脸。

不知为何张佳乐觉得林俊杰真的超帅,声音超好听之类的吧啦吧啦吧啦。

于是疯狂的张佳乐开始疯狂的收集林俊杰的照片做屏保,一天换一张的那种,连训练的时候都再哼:“确认过眼神,我遇上对的人~”。

把隔壁坐着的张新杰烦的不行。

某天,张佳乐听到小道消息,据说黄少天也是林俊杰的粉,还是粉了多年的那种,眼睛“bing”的一下亮了起来,然后急忙掏出手机,想从黄少天那里要几张林俊杰的照片。

于是……

〔与 小爷可是剑圣 的聊天〕

霸图一枝花:烦烦烦烦烦烦!

霸图一枝花:给我你的JJ照片吧!

小爷可是剑圣:……

小爷可是剑圣:……JJ的照片……

小爷可是剑圣:我草草草草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张佳乐本剑圣真是看错你了!!!!!救命哪队长有人窥探我的肉体!!!!!!!

霸图一枝花:……林俊杰的照片。

霸图一枝花:林俊杰,JJ,没毛病。

小爷可是剑圣:……









【2.】

韩文清有腿毛。

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事,男的基本都有吗真是大惊小怪。

但是。

他的腿毛比较旺盛,旺盛到张佳乐克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深更半夜跑到韩文清的宿舍里拿出发绳给韩文清的腿毛一揪一揪的扎成个小辫子。

更刺激的是。

韩文清并没有发现并且第二天早上还穿个大裤衩子到食堂吃早饭。

把霸图队员笑的话都说不出来,最终,张新杰终于忍不住,憋着笑正打算开口提醒韩文清,却被一声声响打断。

“老韩今个儿我路过Q市顺便来看看你,你感不感动啊。”叶修叼着根烟走进霸图食堂,然后就看见了韩文清裸露着的小腿,像根狼牙棒似的。

叶修:……

叶修:……噗

顺着叶修的目光,韩文清疑惑的低下了,黑着张脸抬起了头。

啊,据说那天的头条可是〔韩文清  狼牙棒〕呢

据说那天张佳乐加训到死呢。

真的是really good










【3.】

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王杰希决定向自己的母上坦白。

王杰希:妈,我出柜了。

王妈妈:……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母亲一定会很震惊然后跳起来抗议,然后给他安排女孩子相亲并且找到喻文州说给你1000万离开我儿子,然后他为了喻文州违抗自己的母亲坚持和喻文州在一起,喻文州就会很感动投送怀抱,然后他就可以……嘿嘿嘿嘿嘿。

正当王杰希开始想某些少儿不宜的场景时,王妈妈发话了。

王妈妈:哦好,离你爸远点儿就行。

王杰希:……

王杰希:……嗯

嘤嘤嘤离让文州以身相许还远着呢嘤嘤嘤。

王杰希自抱自泣。











【4.】

在父母家的魏琛打算打车回兴欣了。

勤俭持家魏琛的母亲知道了后,拉着魏琛噼里啪啦讲了一大堆,从绿色出行讲到要节俭,中心思想就是要学会省钱。

魏琛被说服了,于是他决定坐公交回兴欣。

临行前,魏琛的母亲拉住了魏琛的手,给他塞了张公交卡。

于是拿着爱心卡的魏琛在晚高峰人最拥挤的公交车上,得到了小学生的让座。

那位小学生的声音至今让他难忘:“爷爷,您坐在这里吧,您要去哪儿?下车后需要我扶您过马路吗?”

这小孩儿真有礼貌,魏琛老泪纵横的想到。












【5.】

刘小别最近知晓了“我做个头发就回来”的梗。

他很自豪相信自己的女朋友绝对不会这么做。毕竟他别哥帅成这种样子对女朋友也好还不花心。

刘小别得意洋洋。

然后他就听到柳非叫他:“喂男朋友,我做个头发去啊。”

刘小别震惊。

刘小别开始愤怒:妈的是哪个不要脸的来勾引我的妹子我草吧啦吧啦吧啦……

刘小别还没愤怒玩,就听柳非的电话响了。

柳非:喂?小戴啊,你和沐沐姐已经到了啊?放心吧我这就来,你们先看要选什么发型吧~

愤怒着的刘小别瞬间被一盆凉水从头浇下。

哦,友谊真美妙。










考完试的我已经没有脑洞了。

先上五个给各位助助兴吧。

感谢在我备考这段时间里没有离开的各位。

你们都是小天使!

笔芯






致歉

Emmmmmmm.......

抱歉啊各位可爱的小天使们。。。

最近考了区级的一模。。。。。

之后还有一次二模哇。。。。。

六月就要上战场了。。。。。

So。。。。

这段时间可能更新会肥肠少。。。。

等我考完试一定补上!

谢谢各位的支持啦 比心

(只希望不掉粉)




青泽 上

我的猫系男友【别柳】

全职别柳

Ooc预警

文笔渣,轻喷

我不管我就是要吃糖










0.
柳非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像只猫。

不管是性格还是行为都挺像。















1.

有一年的情人节,刘小别带柳非去吃西餐。

刘小别明显是经常吃西餐的,牛排端上来之后,就开始收敛的切割起来。整个过程优雅的像只猫。

反观柳非,拿起刀叉哼哧哼哧的切牛排,弄得盘子嘎吱嘎吱响。

刘小别停下了手中切牛排的动作,看着对面柳非跟牛排斗争的动作,不禁觉得有趣,索性放下刀叉,手撑着头欣赏起来,嘴角勾起一丝丝弧度。

柳非依旧在和牛排做斗争,她觉得这牛排可能是跟她有仇,死活切不开,干脆扔了刀叉,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瞪着牛排,像是想把牛排瞪出个洞来。

刘小别看着柳非,实在觉得她这样子活像一吃气鼓鼓的河豚,不禁笑出了声“噗。”

“笑什么笑!”柳非一听刘小别这嘲讽性十足的笑声,瞬间抬起头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着刘小别,像是也想瞪出个洞来。

刘小别挑挑眉,伸出手来把柳非的盘子端到自己面前,然后执起刀叉开始切割,不一会儿,牛排便被切成一块一块的。

“喏。”刘小别把牛排又还回去:“吃吧。”

柳非低头看看已经切好的牛排,又抬头看看刘小别,瞬间觉得自己这位男朋友的形象是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这小刘小别到是被柳非的目光看的有点儿害羞了,说:“快吃吧快吃吧,一会儿都凉了。”

“嗯!”













2.

冬天的某一天。

刘小别发烧了,室友高英杰帮他请了假,一整个上午都躺在宿舍里。

柳非有点儿担心,便在中午时向队长王杰希请了个假,领着饭盒去了自己宿舍的对门儿。

柳非站在门口,敲了好一会儿的门都没人来开,也幸好刘小别给过她他们宿舍的钥匙,正当柳非找钥匙的时候,门开了。

是刘小别。

“非非?”刘小别的声音有点儿哑:“进来吧。”说完,便把门开到最大,等柳非进来后又关上。

刘小别关完门后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问:“怎么了?”柳非看他站着还有点儿不稳的样子,忙把他扶到床上才说:“来给你这个病号送午饭啊。”说着晃晃自己手中的塑料袋。

“我没胃口……”刘小别的声音有点儿委屈。

“乖,一定要吃饭。”柳非觉得眼前的刘小别有点儿像个小孩子,难哄。

“………那,那答应我个条件。”刘小别有点儿不情愿的开口:“你答应了我就吃。”

“好好好好好。”柳非一边拆开装着白粥的饭盒,一边问:“什么条件?”

“唔……中午留下来陪我吧。”刘小别说。“行。”柳非倒是答应道很爽快,反正他原本就是打算陪他一中午的。

“好。”这下刘小别有了精神,端起饭盒喝完白粥后往床上一趟:“我睡不着……”

那你还躺着?

柳非心里吐槽,表面却关心的问:“那怎么你才睡啊?”

“将睡前故事给我听。我要听白雪公主。”刘小别的语气中莫名带了点儿撒娇的意味。

“好吧好吧。”本着病号最大的原则,柳非答应了,反正就是个故事嘛,讲了又不会少条命,况且自己还是他女朋友,他生病了照顾他也是理所应当:“那你躺好先。”

等刘小别躺好了还好被子后柳非才搬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讲起故事:“从前,有一个美丽的国度……”

柳非不知道的是,刘小别手中握着的手机,显示为录音状态。













3.

一次。

微草全员因为去听他们王爸爸和4000爸爸的门,被罚加训。

加训完后的柳非取下耳机,伸了个懒腰,看看时间已经深夜了。她转过头打算去叫刘小别回宿舍睡觉了,却发现他已经趴在电脑桌前睡着了,耳朵里还插着自己的耳机。

柳非看着刘小别的睡颜不禁有些发怔,他男朋友怎么那么好看?于是柳非便明目张胆的欣赏起刘小别的脸来,渐渐的,她的目光转移到了刘小别带的耳机上。

她突然有点儿好奇刘小别平时都在听什么。

于是她敲敲的取下刘小别的一只耳机,带好。

“!!!!!”耳边传来的,不是什么流行音乐,摇滚音乐,而是刘小别之前生病她去给他讲的睡前故事的录音,白雪公主的录音。

——这丫什么时候录的音?

……………

刘小别醒来时觉得柳非的脸有点儿红。他茫然的揉了揉眼睛,看看手边上显示的时间,不去想那么多,起身对柳非说:“走吧,我们回去睡觉。”

走廊上。

柳非看着这个走在她身前的高挑的少年,最终还是忍不住去戳了戳他的背:“小别。”

“嗯?”刘小别取下一只耳机转过身来:“怎么了?”

“你听的是什么音乐啊?”柳非问。

“唔……就,就普通的流行音乐。”刘小别回答的有点儿支支吾吾。

“我可以听吗?”柳非笑着问。

“不,不行!这歌手唱歌你不喜欢的!”刘小别脸红了。

“这样啊~”柳非看着刘小别这副模样,笑的更灿烂了。

“嗯……嗯。”刘小别顶着一张红脸回答,倒不是要和她撒谎,而是觉得如果让柳非知道了自己这种行为,会被认为是痴汉的,有损他形象啊。

(其实早就损的不行了。。。。)













4.

自从最近春天来了,微草感冒的队员也多了,王杰希一边打着喷嚏一边决定之后每早都带着孩子们去跑步。

于是从第二天开始,微草俱乐部的操场上就出现了一片绿油油的生物。

其实一天8圈一圈400米对柳非来说不算太难,毕竟她以前也是一个坚持晨练的。

但前提是她没和刘小别在一起的时候。

自从他和刘小别在一起了,刘小别就开始给她疯狂的塞吃的,大有一副喂猪的趋势。单着三个月来说,它就胖了两斤,更别说还得加上之前刘小别投喂的脂肪。

柳非站在跑道上,忧郁的用手掐了掐腰上的肉肉,叹了一口气,然后抬头去找那个让她变胖的罪魁祸首。

刘小别和其它队员们站在一起,柳非一眼就看见了自己这个长的还不赖的男友。

柳非向他们稍稍走进几步,听见几个人在打赌,赌谁最先跑完,最后跑到的要罚35个俯卧撑。

几个人在打着赌,柳非却再次幽怨的停住了步伐,算了,自己还是先做做热身运动,等跑完再去和刘小别急吧。

很快开始跑步了。

果不其然,冲在最前面的是刘小别和高英杰几个小年轻,然后是他们的队长王杰希拖着回队重游的方士谦跑,再往下排好几个,才到她柳非,最后一个。

原本就好胜心强的柳非有点儿不服气,于是卯足了劲儿向前冲,再超过了好几个人之后,就再也跑不动了,只好慢下来,渐渐的被一个一个人超过,自己又到了最后。

柳非有点泄气,但还是没停步,她想至少自己也得跑完吧。

正当柳非没继续跑几步,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喂。”

是刘小别。

“?”柳非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刘小别,等着他的下文。

“一起跑吧,快点儿,我都超过你一圈儿了。”说着又向前跑去。

柳非觉得自己不能在男朋友面前丢脸,便又激发了动力,追着刘小别跑去。

渐渐的,柳非被刘小别带的渐渐超过了几个人,再柳非跑她的最后一圈时,原本已经跑完的刘小别却没停下来,继续跑着。

柳非加点儿速,跑到和刘小别并排的位置,气息不稳却带着点儿调侃的问:“你怎么还跑?不怕打赌输了?”

刘小别回答:“你就当我想多跑跑,做做俯卧撑。”然后红着耳尖继续跑。

柳非却渐渐慢了下来,看着前面的少年,嘴角维维翘起,明明就是想和她一起跑嘛,还不承认,傲娇。心里却暖洋洋的一片。

她歪头想想,对着跑出去一段距离的刘小别喊:“等我下!”

“你慢死了!”刘小别不满的喊回去,步伐却慢了下来,等着柳非追上去。

而柳非笑的像个得到松果的仓鼠,心满意足的去追不远处的少年。











5.

柳非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像只猫。

时而优雅时而傲娇时而粘人时而贴心。

柳非真是爱死这只猫了。

















………………………………………………………………………………………

完啦!

我这篇文其实码了两次。

第一次手抖把零时保存点成删除了。

委屈极了,只好再码一次。

至于别柳嘛,是看一位太太 @   将烨 写的文迷上的。

希望大家喜欢~

我也希望拥有刘小别这样的男朋友。。。。

别哥最帅!!!!

我不敢艾特太太。。。所以,大家想看太太的文的话去搜索吧,比心。)




最后,谢谢观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被俯身了】

*清明节玩儿梗

*全职ooc

*Cp:伞修/方王/江周/喻黄/刘卢

*私设都喜欢对方却没有表白

`(*∩_∩*)′`(*∩_∩*)′颜文字分割线`(*∩_∩*)′`(*∩_∩*)′









【刘卢】
“小别前辈!清明节快乐!我喜欢你!”电话那边,卢翰文的声音很是清脆。

而电话这头的刘小别却呆住了,一张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涨红。

他身边的高英杰甚至怀疑在这么下去溜小鳖可能会红成韩文清前辈的烈焰红唇(误)

高英杰在一旁怀疑着,刘小别的脑海里取早已波起波荡“麻叶我喜欢的小鬼给我表白了我该怎么做在线等挺急的”“我现在该怎么回啊啊啊啊”“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不不不,三年血赚!死刑无憾!”

终于,内心挣扎了千万次的刘小别颤抖这开口:“我,我也喜欢……”

你字还没出口,声音便被电话那头的卢翰文打断“哈哈哈哈哈我刚刚被鬼附身啦!”

“…………”刘小别突然沉默。

“…………”卢翰文突然沉默。

“前,前辈刚刚说……[我也喜欢]……?”卢翰文红着脸看口。

“………嗯”刘小别深吸一口气:“我也喜欢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电话那边的卢翰文兴奋到想飞起:“我还以为我表白失败了打算化解尴尬的啊啊啊啊啊!没想到!!!没想到!!!啊啊啊啊啊!!!我好兴奋啊!!!”

不得不说,卢翰文真的是深的黄少天深传,无论那个方面。

“嗯……那么,小鬼,你之后是我的人了,听好,这种逗人的话,可不能再说了。”刘小别平复下心情,开口。

“是!前辈!”

高英杰: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东西……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溜小鳖!!!


















【喻黄】
“队长队长队长~”喻文州正在食堂吃着饭,耳边传来黄少天充满活力的声音。

“少天^_^”喻文州笑着应到。

“我喜欢你!!!”黄少天端着餐盘在喻文州对面坐下,突然开口。

“啪嗒”一声,喻文州手中的筷子滑落在地上。发丝下的耳尖泛起红晕。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里,是藏不住的惊喜。

然而,黄少天似乎误会了喻文州的意思:“啊啊啊,队长队长,刚刚我是被鬼附身啦,清明节快乐啊!”语气中铺满了失望。身后晃着的尾巴也垂了下来。

“少天”喻文州听出了黄少天的意思,弯腰捡起筷子,接着笑着开口:“我也喜欢你。”

“……………!!!!”百年难得一见的周少天上线了。身边似乎还飘起了一朵朵粉色的小花花。

“我可没被鬼附身哦^_^”




















【江周】

“江……”训练结束后,轮回众人都散去,周泽楷拉拉向往外走的江波涛的袖子“喜……喜欢……”俊脸红成一片。

“啊?”江波涛惊讶,心中浮起巨大的喜悦与惊讶,然后好像想起了网络上清明节戏弄人的梗,平复下心情,问:“小周被鬼附身了?”

“没有……”脸红的更厉害了。

“噗”江波涛哑然失笑:“真巧啊,我也是。”




















【方王】

王杰希正打算上床睡觉。

突然,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喂!小队长,我喜欢你!”方士谦的声音通过电话线传来。

“你……被附身了?”王杰希回想着在职业选手交流群里看到的梗,问到。

“才没!小队长我是真喜欢你!”方士谦说的有些急,像是想证明自己。

“……”这下,轮到王杰希惊讶了。

“喂?小队长?回句话啊,还在吗?”

“……嗯”王杰希回答“我,我也喜欢你。”

然后便飞快的摁断电话,伸手抚上发红的耳尖。

片刻后,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王杰希好奇,这么晚了谁还会来拜访?

这么想着,王杰希拉开门,然后被抱了个满怀。

一个夹杂着稍冷空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嘿,小队长,清明快乐!”



















【伞修】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叶修撑着伞,来到一座坟墓前。

将嘴角的烟掐灭,修长的手指抚上墓碑“沐秋……我喜欢你,我没有被附身哦……”










……………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

“喂!”一道温和却不满的声音响起:“叶!修!你干嘛非要把家里之前养的乌龟起和我一样的名字啊!每次清明来看他搞得和我死了一样!”

苏沐球这么说着,却也蹲下身来,轻抚上墓碑:“沐,沐秋,清明快乐,你看,叶修在你身前多讨厌你,现在也对你说喜欢了呢……你从去年冬天开始到现在,已经离我们而去好几个月了………”












后来,苏沐秋和叶修偶然知道,他们在冬天发现死了的沐秋,其实,是在冬眠。









`(*∩_∩*)′`(*∩_∩*)′`(*∩_∩*)′`(*∩_∩*)′`(*∩_∩*)′

迟来的清明文。

我跟你们讲哦,我写的文真的是一点都不虐,对吧^_^

最后,谢谢观看~祝您清明快乐~

Ps:悄悄告诉你,我喜欢你,没有被附身哦~

【喻黄】战线.3

〔食用前说明^ ^〕

*额。。。前文戳头像吧

*脑洞产物

*cp喻黄(废话。。。)

*取名废(无论是标题还是啥都废。。。)

*全职属于虫爹ooc是我哒~

*私设如山

*文笔渣,轻喷

……………………………………………废话与正文的分割线~!………

“喻院!”徐景熙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你醒了!”

“景熙^ ^”喻文州笑着回望过去。

“诶诶诶,注意下我啊,徐副院,我我我我我!”夜雨声烦瞎嚷嚷着。

“啊,夜雨声烦中将。”徐景熙看向夜雨:“对了,中将,此次来找您是为了问您,您在住院期间,由那位特护照顾?”

“这个啊我得好好想想,应为我跟你说啊,这个特护呢,是很重要的,所以啊我肯定是要好好选选的,对了喻院你有什么推荐的吗?还有啊徐副院你也别一口一个您的啦,我听的心挺慌的说,之后叫夜雨声烦就好啦……”

今天的夜雨声烦中将,也依旧叽叽喳喳啊。^_^

喻文州听着夜雨声烦让自己为他推荐一个特护,开始认真的思索起来,半晌后说:“唔……夜雨不介意的话,我来做你的特护吧^_^。”

“诶诶诶诶诶?!喻院你是院长诶,应该有很多事要忙的吧,会不会太麻烦啦?”夜雨声烦的口气中带着些推辞的意思,可那双明晃晃的眼睛里却写满了期盼。不知为何,他对这位喻院很有好感。

“不,为中将服务,算是我的荣幸^_^”喻文州将夜雨声烦的表情一收眼底,笑着回答。

“真的?那真是太~棒啦!!!”夜雨声烦看上去很高兴。

一旁的徐景熙:突然眼睛痛……

于是这么草率定下来的喻特护,在第二天身体恢复后,便正式上线了。

“喻院喻院!”夜雨声烦兴奋:“我可以去外面转转吗!你们医院外面开着的花好漂亮!我要去看看!可以吗可以吗!”

“夜雨”喻文州有些无奈:“你腿上伤还没好呢,能坐起来都很不错,乖乖休息吧。”

“好吧……我挺想看的来着……”听着喻文州的话,夜雨声烦身后的尾巴好像怂拉了下来,像只闷闷不乐的小柯基。

喻文州看他的反应,唇角不禁微微勾起,转身,出门。

几分钟后。

病房门被推开。

喻文州捧着一大把花走了进来。

夜雨声烦听见动静,忙转头看:“哇!楼下开着的花!”

喻文州笑着把白色的满天星插在床头的花瓶上,开口:“这是满天星,花语有关心的意思^_^”

“很好看啊!”夜雨声烦看着一小朵一小朵的花儿,笑了起来,嘴角的小虎牙若影若现。

夜雨声烦一会儿看看床头的满天星,一会儿偏过头看看楼下开的旺盛的满天星,笑的愈加开心。他望着那片满天星花圃角落空着的一小片,想着身旁放着的一从满天星,觉得心中暖暖的,好像心脏里被塞进了一片星光,正闪闪发光。

………………………………………………………………………………………

这里是发现自己好久没更新了的废泽*1。。。

最近忙着艺术节的事,,,感觉可以忙到飞起,,,,

最后附上满天星花语外连~

http://huayu.baike.com/article-145501. 〔食用前说明^ ^〕

*额。。。前文戳头像吧

*脑洞产物

*cp喻黄(废话。。。)

*取名废(无论是标题还是啥都废。。。)

*全职属于虫爹ooc是我哒~

*私设如山

*文笔渣,轻喷

……………………………………………废话与正文的分割线~!………

“喻院!”徐景熙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你醒了!”

“景熙^ ^”喻文州笑着回望过去。

“诶诶诶,注意下我啊,徐副院,我我我我我!”夜雨声烦瞎嚷嚷着。

“啊,夜雨声烦中将。”徐景熙看向夜雨:“对了,中将,此次来找您是为了问您,您在住院期间,由那位特护照顾?”

“这个啊我得好好想想,应为我跟你说啊,这个特护呢,是很重要的,所以啊我肯定是要好好选选的,对了喻院你有什么推荐的吗?还有啊徐副院你也别一口一个您的啦,我听的心挺慌的说,之后叫夜雨声烦就好啦……”

今天的夜雨声烦中将,也依旧叽叽喳喳啊。^_^

喻文州听着夜雨声烦让自己为他推荐一个特护,开始认真的思索起来,半晌后说:“唔……夜雨不介意的话,我来做你的特护吧^_^。”

“诶诶诶诶诶?!喻院你是院长诶,应该有很多事要忙的吧,会不会太麻烦啦?”夜雨声烦的口气中带着些推辞的意思,可那双明晃晃的眼睛里却写满了期盼。不知为何,他对这位喻院很有好感。

“不,为中将服务,算是我的荣幸^_^”喻文州将夜雨声烦的表情一收眼底,笑着回答。

“真的?那真是太~棒啦!!!”夜雨声烦看上去很高兴。

一旁的徐景熙:突然眼睛痛……

于是这么草率定下来的喻特护,在第二天身体恢复后,便正式上线了。

“喻院喻院!”夜雨声烦兴奋:“我可以去外面转转吗!你们医院外面开着的花好漂亮!我要去看看!可以吗可以吗!”

“夜雨”喻文州有些无奈:“你腿上伤还没好呢,能坐起来都很不错,乖乖休息吧。”

“好吧……我挺想看的来着……”听着喻文州的话,夜雨声烦身后的尾巴好像怂拉了下来,像只闷闷不乐的小柯基。

喻文州看他的反应,唇角不禁微微勾起,转身,出门。

几分钟后。

病房门被推开。

喻文州捧着一大把花走了进来。

夜雨声烦听见动静,忙转头看:“哇!楼下开着的花!”

喻文州笑着把白色的满天星插在床头的花瓶上,开口:“这是满天星,花语有关心的意思^_^”

“很好看啊!”夜雨声烦看着一小朵一小朵的花儿,笑了起来,嘴角的小虎牙若影若现。

夜雨声烦一会儿看看床头的满天星,一会儿偏过头看看楼下开的旺盛的满天星,笑的愈加开心。他望着那片满天星花圃角落空着的一小片,想着身旁放着的一从满天星,觉得心中暖暖的,好像心脏里被塞进了一片星光,正闪闪发光。

………………………………………………………………………………………

这里是发现自己好久没更新了的废泽*1。。。

最近忙着艺术节的事,,,感觉可以忙到飞起,,,,

最后,谢谢观看~


【喻黄】战线.2

*私设如山 *ooc严重 *取名废 *背景为蓝雨国与暗汒国大战(取名废。。。) *文笔渣,轻喷 ……………………………………………强制分割^ω^………………………… ………………
终于,五小时后,鲜红的“手术中”暗了下来。

急诊室的门被推开。

一名护士率先走了出来,向送这位〔夜雨声烦〕中将来医院的一名士兵说到:“这位中将肩膀,左腿小腿,右腿大腿各中一枪,肋骨断了一根,左手手臂粉碎性骨折,万幸的是并没有伤到头部,现已脱离生命危险,只是还在昏迷中,预计明天早晨会苏醒。”

那位士兵一听护士说已脱离生命危险,原本紧绷的脸上终于透露出几分安心,可马上,他的表情又凝重起来:“中将大概需要住院几天?”

护士回答:“从伤势上来看大概半年左右,恢复快的花应该在三四个月。”

“呼……”士兵听到这个消息长呼了一口气:“幸好,因为这次中将的拼命,我们把暗汒的人打败了,大约半年之内,他们是不会再来了。幸好,中将赢得了休息的时间。”

士兵和护士在交谈着,而身为主刀医生的喻文州却已经累晕在了急诊室角落。连续做了五个小时的手术不休息,手术的时候心脏还在抽痛,忍着做完手术的喻文州已经筋疲力尽。

……………………

喻文州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他有些茫然的眨眨眼,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这里是病房?

正当喻文州发懵时,“哗”的一声,身边的窗帘被一只手拉开,喻文州这才发现,自己的病床边还有个病人。

“喻院长你好啊~”少年清脆却又透露着许些虚弱的声音从隔壁床传来。

喻文州循声望去:“〔夜雨声烦〕中将?”

“嘿,别叫那么见外,我听说啊,可是你把我从阎王庙里拉回来的啊!那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之后叫我夜雨就好啦,啊对了,你知道你为什么躺在这儿吗?是应为啊,你忍着心脏痛给我做了太长时间的手术,还没吃早饭,所以能量不够才晕倒的,刚刚你的副院长才帮你吊完一瓶葡萄糖呢,现在你觉得好点儿没有啊?诶我听说我要在这儿住很久啊,那我跟你讲哦,我的午饭一定不要秋葵,一定不要!我最讨厌那种东西了,吃了说不定我更不好了呢………”夜雨声烦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像只鸟儿,还是虚弱的鸟儿。

说来也是奇怪,平时极喜欢安静的喻文州,看着面前这个躺在病床上虚弱的金发少年,听着耳边连续不断的声音,喻文州竟莫名其妙的感到幸福。

我可能是被疾病冲坏了头脑吧。喻文州这么想着。(不,是爱情←v←)

“诶?喻院,喻院,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夜雨声烦叽叽喳喳的语气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

“啊,有啊,夜雨声………不,夜雨,你也应该才醒吧^_^”喻文州回过神来笑着问。

“是啊是啊,我跟你说,我才一醒,就看见你们副院长,叫,叫徐景熙来着是吧。他和我说我的伤势,然后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好像是一个护士说因为病发紧缺所以你晕倒了也是在自己的办公室休息,那护士看着心疼,现在打电话问问有没有空床。我这么一听,诶?这不是我救命恩人吗?我就让徐副院把你送到我病房了。”

“是这样啊^_^”喻文州笑着回答。

就在两人交谈之时(准确说是夜雨声烦单方面叙述),敲门声响起。

进来的是徐景熙。





………………………………………………………………………………



肝完一篇。。。。

去写作业了。。。。。。

白~


【喻黄】战线.1

*起标题名废。。。。

*ooc严重。。。。

*纯属脑洞(偶然间看到南丁格尔女士的事迹产生的脑洞。)

*私设如山

*背景………Emmmm.......蓝雨国与暗汒国的大战(取名废。。。。)

*文笔渣轻喷…………



………………………………………强行分割⊙▽⊙……………………………

喻文州是蓝雨国蓝雨国民第一医院的院长。

这天下午,喻文州坐在办公椅上,望着玻璃窗外密布的乌云,缓缓伸出手捂住心脏的位置。

从今天早上开始,心脏便开始不规律的抽痛,每一下都好似有人往他的胸腔中揉了一大把碎玻璃渣,然后紧紧攥住。喻文州还特地麻烦副院长徐景熙为他做了一次心脏检查,可出乎他意料的,检查下来,自己的心脏什么问题也没有。

思及此,喻文州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像这样不在他掌控之中的事情,最容易让他心烦意乱。喻文州正在思索着是否有哪些心脏疾病符合自己现在的情况,可突然,心脏又一次剧烈的疼痛起来。喻文州用手狠狠的攥住心口的白大褂,死死咬住的唇角已经开始泛白,头上甚至开始冒出冷汗。

这次的疼痛仿佛比之前的几次还要剧烈。

正当喻文州在与心脏的疼痛做斗争时,办公室的门紧促的响了起来,还不等他应声,门便被推开。

是徐景熙。

平时总是平平淡淡的副院长脸上竟写满了慌张,他急步走到喻文州身边,说:“喻院!军队那边紧急送来一批才从战线上下来的伤患,其中还有陆军少校〔枪林弹雨〕和中将〔夜雨声烦〕!”

蓝雨国民第一医院虽然与国家军部有联系,但为了避免士兵信息不被透露,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急救室里,都不会运用真名,这些保家卫国的战士们啊,在决定成为战士之时,就已经把自己的名字连同过去一并抹掉。

很显然,这〔枪林弹雨〕和〔夜雨声烦〕便是两个代号。

“夜雨声烦……”喻文州轻轻念起这个名字,问:“剑圣夜雨声烦?”

“对!”

“这下可麻烦了……景熙,我们走。”这位剑圣可是蓝雨的得力大将,若是他没有救回来,那便是帝国的损失。喻文州这样想着,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

徐景熙这才发现喻文州的不对劲,忙问:“喻院,你是不是心脏又疼了?要不……”我自己去做。

徐景熙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喻文州打断:“无碍,从你刚刚的语气应该可以肯定,这批伤患伤的不轻。我们是医生,医者最大,快带我去吧,患者可等不得。”喻文州有些困难的说着。

“……好”徐景熙看着自家院长一副坚持的模样,也明白这是院长的底线,只好同意:“不过院长如果你实在坚持不了,一定要和我说。”

“好。”喻文州挤出一丝笑容。





另一边。

紧急运来的伤患已安排好急诊室,伤的最严重的,便是一位金发的少年,看他的军衔——中将〔夜雨声烦〕。

此时的夜雨声烦已经陷入了昏迷,喻文州走进急诊室,在踏进急诊室的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不是那么痛了。

喻文州清了清思绪,做好术前准备,急诊室大门禁闭,红色的大字“手术中”亮起,手术开始。

隔壁房间,徐景熙也做好准备,为〔枪林弹雨〕做手术。





………………………………………………………………………………………


题外话:
一边听《病名为爱》写的,现在满脑子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爱……………

最后,谢谢观看~
(应为是学生党,所以短小见谅哦。。。。。周三预计有一更~)

`(*∩_∩*)′

致霍金先生。

*占tag致歉

*纯属个人看法



今天,2018年3月14日,地球上失去了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失去了一名了不起的天才。

霍金。

相信这个名字对于大家都不陌生,他是一名ALS(肌肉萎缩性侧索硬化症)患者,也是英国著名物理学家和宇宙学家。全身瘫痪,不能发音。可就算是这样,命运也阻挡不了霍金对知识的渴望,霍金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宇宙论和黑洞,证明了广义相对论的奇性定理和黑洞面积定理,提出了黑洞蒸发现象和无边界的霍金宇宙模型,在统一20世纪物理学的两大基础理论——爱因斯坦创立的相对论和普朗克创立的量子力学方面走出了重要一步。

毫不夸张的说,霍金是继牛顿和爱因斯坦之后最杰出的物理学家之一,被世人誉为“宇宙之王”。

可就在今天,霍金先生逝世了,享年76岁。

我们为此感到深深的悲伤。

世界很小,宇宙很大,霍金先生将永存于我们的心中。